我认识的中国第一网民高春辉

44℃
1 1998年,电脑报第一次搞十大个人主页的评选,我在高春辉的个人主页和张伽的欢乐天地之间做选择,最后把票投给高春辉,我的理由是两个站访问量差不多,但张伽的欢乐天地显得后劲不足,远不如高春辉的勃然有生机。后来同时汕头的banly验证了这一点,当时的张伽已经靠欢乐天地买房买车,还交了个小女朋友,因此,多少没有斗志。

2 高春辉接过了张伽的枪,他的个人网站和他人一样朴实,甚至有些闷,但更新快,服务好,因此广受欢迎,高春辉也由此名声大噪,被誉为中国第一网民。据说高春辉有一次到北京来出差,想请他吃饭排老队了,那时的高有很大的魅力,自己就是一张全国粮票。

3 做下载站很大部分是拼电信资源,诸如服务器和带宽;高春辉在很多地方都放服务器,甚至有电信部门主动给高春辉放服务器,自贡热线”的网管吴邛的回忆是(吴也曾与我做过搭档,帮电脑报开发过网站后台系统,由于呆的时间长了,我还能讲一口标准的自贡话呢,这老兄现在还好吗?),“自贡热线”大规模提供个人主页服务之前,就偷偷地给高春辉开过空间。吴邛还记得专门给高春辉发了一封邀请函,“不料他第二天就把他容量几十兆的个人主页上传到我们的服务器上,那些难寻的珍奇软件会自动送上门来,为此让我自豪了好一阵。”

4 高春辉后来受了雷军的鼓动,来到北京,他与时代先锋的孟松涛一同打包进了金山,金山据说花了50万。这个价钱和华军后来卖个人站开价一样,但很显然,高卖早了。高春辉们来后,金山启动他们的互联网策略,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更多是双方的病急乱投医,从一开始就决定是分开的结局。

5 高春辉和孟松涛离开金山后,又创办了同样以软件下载为主体的天下网,不过,之后并不成功,天下网也最终关门。高春辉之后再也没有问津软件下载站。

6 高春辉之后则开始自己的打工生涯,去了TOM,做起无线,因而接触到手机,也很自然而然的有了之后的手机之家,之后有了卖出了上千万的价格。那一天,很多人都为高春辉感到高兴,他终于修成正果。

7 高春辉不是一个节奏感良好的人: 他做软件站,没有象张伽一样找到钱,也没有象华军一样卖到高处;他创办手机之家的时候,正是SP最热的时候,他也有这方面的资源,但他并没有由此获益;手机之家是和做手机b2c的18900一起卖的,比起卓越的大成,18900只能是小成。但这不妨碍高春辉有个相对圆满的结局。高春辉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坚持这么多年下来,总是能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机会的。

8 我为写这个博客,和高春辉聊天,让他在网上给我讲故事,高春辉说,他没什么好讲的。不要以为老高是谦虚,他本是一个木讷的人,98年的时候我采访他,问一句答一句,一个下午问下来,回去一整理,内容还不能写篇2000字的文章,只好再补充采访。10年过去,他还没有什么改变,一样的吐字不多,一样的不善于表达。

9 老高说他的秘诀没什么,就坚持,他的感受就两字,辛苦。我们甚至一起羡慕起我们共同的朋友,那位活的很安逸的猛小蛇。对于高关于辛苦的话,我的回答是,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轻松可以赚到的银子,也没有唾手可得的成功,辛苦是必须的。我的《互联网史话》很想找一些高春辉式的人物做采访,找出这一类人,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按照自己内心的愿望,按照自己的既定目标坚持的事情。这样的人,有其时代意思。

10 吴晓波和我交流,他提到一个观点,一个人如果坚持十年,那么,他就是傻子,也能成功;吴晓波是我见过的文人中最聪明的,他现在很成功,其成功程度比很多人想象的要至少多十倍。

11 我已经好几年没关注个人站长这块了,但我知道其中高春辉式的人物很多,我希望大家能帮我找到这样一些人,讨论他们为什么能坚持下去,怎么坚持下去,他们具备哪些共同的特征,他们对后来者有哪些启迪和帮助,我也希望能陆续请一些站长来老兵群论坛和群里做一些访谈和对话,帮那些做站的兄弟进行智慧分享。

12 如果这样的人足够多,而且具备典型的话,我甚至会和我的合作伙伴柳五大仙合写一本书,我初步的名字定为<草根.com>;那当是一件幸事。

13 欢迎大家就哪些人该进入《草根.com》一书到老兵群论坛(www.laobingqun.com)发表自己的意见,对于提出好人选和建议的,我没有什么送大家的,我只能送我写的《互联网史话》,对于那些愿意积极参与“站长经验谈”版的兄弟们,我会多花一些时间和比重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