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创业人谈创业:最困难的是超越自己

42℃
CSDN记者采访了创业论坛的四位参会嘉宾:VeryCD创始人黄一孟、祝成科技CEO李建忠、HiPiHi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许晖以及上海锐道总经理范浩,他们将与我们分享创业的心路历程。

记者:任何人在创业之前总是会有一些想法,而这些想法或者是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最终导致他走上创业这条道路。您们是怎么走上创业这条道路的?

黄一孟:创业的想法在我高中的时候就有了,当时我的理想就是将来能够自己打拼出一番事业。所以进入大学后,我就开始尝试制作各种类型的网站,当时我的想法更偏向于做一个网上个性化CD定制的网站。但是后来在收集各种用于CD定制的内容时,发现了电驴软件和P2P下载这种当时全新的下载方式,我觉得互联网传播与分享是将来的趋势,而传统的CD比将被淘汰。所以从那时开始逐渐把将VeryCD做成互联网的资源分享中心作为了我的创业目标。

范浩: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简单说环境使然,环境如我读的书、身边的人等对我产生了影响,内心一直处在不安的状态,并希望做得更好,感觉性格也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许晖:我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开始走上创业之路。我之所以走上创业这条路也是源于一种使命的冲动,希望去实现一种内心的想法和对社会的价值。对于3D虚拟世界,我相信它将对人们的工作、生活、学习和娱乐将带来全新的改变,帮助千千万万的普通人通过互联网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李建忠:在创办SoftCompass(祝成科技)之前,我是一家软件公司的开发主管,一直沉迷于技术研究。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接触到了IT培训行业。看到了这个行业背后所隐藏的触目惊心的事实:行业中充斥的是“假、大、空”的宣传承诺,但真正代表培训机构实力的“讲师和课程体系”却异常低劣。我觉得作为教育行业不能这样继续下去误人子弟,于是有了创办SoftCompass的想法,这可以算作创业的导火索——当时决定辞职创业时,确实有一种“IT培训舍我其谁”的悲壮感。从深层次来讲,创办SoftCompass源于自身的技术背景和长久以来对教育所拥有一份的情怀和理想——一直以来我对我们的大学教育、乃至整个教育体系都甚为不满,也萌生过一些改进的想法。创办SoftCompass为我提供了这种可能性。

记者:在您创业的过程中,您们多多少少会遇到一些羁绊,给您记忆最深的困难是什么?您是怎么度过这个困难期的?
黄一孟:其实我从学校里开始创业到现在已经有5年了,之间碰到的所有问题,几乎都是创业之初没有想到的,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我觉得创业最大的困难,就是初期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各种意料之外的问题纷至沓来,而创业成绩未必如理想般明显的时候,是否能够有韧性有耐心有信心坚持下来。
另外在创业初期找一个好的合伙人,不但可以帮自己分担掉很多工作和压力,也能互相鼓励、互相支持。在这一点上,我还感谢我的合伙人戴云杰。

范浩:最深的困难不是资金问题、不是市场问题,而是不能超越自己的局限,比如自己的自私、心胸度量等很多人性的不足。我想,忍耐、坚持、努力、思考、总结,鼓励自己、战胜自己使我度过了那个困难的时期。

许晖:真正的困难来自于如何去面对团队对道路的迷茫和动摇,如何去让大家相信是这一条可行的路,坚定并全身心投入地走下去。困难是难免的,也是对每个市场的参与者都是公平的,都会面临的。事业的挑战越大困难越大,困难越大解决困难的价值和意义也就越大。我们平和对待,共同直面,以冲浪和遨游的心态处理就好。

李建忠:每一家公司创业之初都有很多困难,但对SoftCompass来说记忆最深是:尽管我们进入这个行业的初衷是“自信对IT技术的把握和对IT技术培训与学习的深刻理解”,但在个人IT培训领域,我们很快发现,SoftCompass最强的优势根本构不成企业的竞争力——个人IT培训领域最核心的竞争力仍然是“假、大、空”的宣传,大家比拼的是“谁的承诺更大、更假、更空”。只要能够通过“不择手段”的宣传,将学员忽悠进课堂,不管后续培训质量如何低劣,在商业上都算成功。作为程序员出身的我,以及我的团队,无论从职业良知,还是创业理想来讲,都不允许我们这么做。

发现这个痛苦的行业事实是SoftCompass创业期间最困难的阶段,那时候企业的运营状况非常糟糕,我记得那时每隔2-3个月我都要跑到亲戚朋友那里借钱。幸运的是,我们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并及时调整了方向——放弃“乌烟瘴气”的个人IT培训领域,转向专注国内IT企业的高端培训。这一定位的转向,加上我们在培训师资和课程方面的强大优势,公司的状况很快就发生了好转,取得了包括许多世界500强在内的众多企业客户的赞誉和认可。企业发展取得了初步的成功。

回头来看这次重大转型的成功,我想其核心原因在于个人IT培训领域,绝大多数学员并非行业中的资深人士(很多是刚毕业的学生,或者IT行业之外的人士),因此对于IT培训企业没有很好的鉴别能力,对培训机构的选择非常不理性,“只看宣传和承诺,不看培训机构的实力,或者看不出培训机构真正的实力”,这就使得“假、大、空”的宣传得以成为这个行业的核心优势——这当然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但是在企业IT培训领域,客户都是行业中的资深人士(都是有多年经验的程序员、技术经理,或者本身就是技术专家),选择培训企业非常理性,鉴别能力非常强。“假、大、空”的宣传和承诺在这里没有市场。实实在在的培训品质(培训师资、课程、服务)才是这里真正的竞争力,SoftCompass在这方面的优势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经过几年的努力便在IT行业内树立了很好的信誉和品牌。而且企业客户间的口碑传播非常快,我们有将近1/4到1/3的企业客户都是口碑传播而主动找上门来的客户。

记者:创业就不能不提到钱的问题,您们的第一笔投资是怎么拉到的?

黄一孟:我们只拿过一笔小额投资,在四年前VeryCD非常早期的时候,数额是100万人民币。当时我们规模和影响还很小,是投资人主动找到了我们,他们还是比较有眼光。事实上因为成本很低,VeryCD从最早到现在都是能够持平的,而那100万的投资,一方面是给我们增加了一点后备资金和信心,另一方面也帮助我们成立了公司,开始以公司形式来正规运营。

范浩:目前仍然没有去谈投资,公司目前进入快速发展期,看时机决定是否融资。

许晖:前期资金是我们几个创始人自己投入的,金额大概几百万。资金不是稀缺的,市场上从来不缺钱,重要的是信心,尤其是自己和团队的信心。

李建忠:对于投资,我们有着清醒的认识。由于培训行业的现金流比较好,因此
SoftCompass开始一直是采用自有资金发展过来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投资。在构建好企业运行的基础架构(比如:企业团队、市场平台、运营流程等等)之后,未来企业需要快速复制发展的时候,才是引入外部投资的恰当时机。在创办企业的过程中,也不断有一些中小投资者对SoftCompass表示过投资的兴趣,但我们对这方面一直比较谨慎。我们认为只有在构建好企业运行的基础架构——SoftCompass现在还处于这个阶段——之后,再和有相当资质、并对IT教育培训行业有和我们相同理念的投资人接触。
记者:创业就不能不提到钱的问题,您们的第一笔投资是怎么拉到的?

黄一孟:我们只拿过一笔小额投资,在四年前VeryCD非常早期的时候,数额是100万人民币。当时我们规模和影响还很小,是投资人主动找到了我们,他们还是比较有眼光。事实上因为成本很低,VeryCD从最早到现在都是能够持平的,而那100万的投资,一方面是给我们增加了一点后备资金和信心,另一方面也帮助我们成立了公司,开始以公司形式来正规运营。

范浩:目前仍然没有去谈投资,公司目前进入快速发展期,看时机决定是否融资。

许晖:前期资金是我们几个创始人自己投入的,金额大概几百万。资金不是稀缺的,市场上从来不缺钱,重要的是信心,尤其是自己和团队的信心。

李建忠:对于投资,我们有着清醒的认识。由于培训行业的现金流比较好,因此
SoftCompass开始一直是采用自有资金发展过来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投资。在构建好企业运行的基础架构(比如:企业团队、市场平台、运营流程等等)之后,未来企业需要快速复制发展的时候,才是引入外部投资的恰当时机。在创办企业的过程中,也不断有一些中小投资者对SoftCompass表示过投资的兴趣,但我们对这方面一直比较谨慎。我们认为只有在构建好企业运行的基础架构——SoftCompass现在还处于这个阶段——之后,再和有相当资质、并对IT教育培训行业有和我们相同理念的投资人接触。